« 上一篇下一篇 »

我发功治疗癌症的精彩经历

作者:施用勤


我不是医生,职业是翻译,与医学不沾边。我多年打坐,有些许功能,能凭发功治疗亲友一些疾病,治疗过的癌症,只有两例,这两例治疗效果不同,后果也不一样,从而引发了我对癌症成因和治疗的思考。


前几个月,一位插队的同学患胰腺癌症去世,享年不足59岁。他的去世对我刺激最大的是癌症对他的折磨。


遗体告别时遗容一幅饱受病魔折磨的样子,健康时的开朗幽默荡然无存,让老同学唏嘘不已。在他住院期间我曾多次去看望,看着他那痛苦的样子我初次体会到什么是生不如死。现在中西医对癌症的治疗都拿不出什么好办法,这世界上不知有多少人同样受着癌症的折磨,我决心不揣鄙陋,把我治疗癌症的经历和相关思考和盘托出。


我第一次治疗癌症,是在1994年初。那年,我三叔从重庆来京看我父亲,住我姐姐家里。姐夫单位分了房,正要搬家。一天,他们找了一辆车去军博家具展销会上拉家具,让我去帮忙。我到他家时车还没来。


叔叔知道我练气功,能发功治病,让我发发功。他的毛病是每天夜里胸腔内疼痛无法入睡,但白天没事,没有任何感觉,也没太当回事,没有去医院检查。我给人发功治病时,一般都让患者把意念集中在手指和脚趾尖上,然后用剑指或劳宫穴向相关穴位发气。


让患者把意念集中在手指和脚趾尖上有两个目的,一是不让患者意念干扰发功,第二是手指脚趾尖是经络的终点,患者把意念集中在这些地方有助于把病气顺着经络排出去。我当即给叔叔治疗,用掌心对着他的胸腔发功。大约10分钟左右,车来了,我跟着车去拉家具,在展销处把家具装车后,拉到新家,抬上六楼,已经不早了。我直接回家。


第二天一早,还不到6点,就有人敲我家门。开门一看,是叔叔。他说,昨天晚上,他刚睡下时,没有感觉疼痛,睡着了。


但睡了一会儿后,感觉那个疼痛的东西从胸腔里往胳膊方向冲,冲不出去,又回来,就这么来来回回一直到天亮。他觉得这是经我治疗后有效果的表现,所以一大早就来找我继续治疗。等给孩子做好早饭,吃完之后,送她上学,回来后就给叔叔发功。


我轮流从前胸和后背两处向患者胸腔疼痛一侧发功,约治疗了40分钟,但我始终没有感觉到有东西从他的手指脚趾尖上出去。叔叔坐累了,治疗停止。


因为没有感觉到有浊气病气外排,我不知是否有效。三天后叔叔来了,进屋后,就说你给我治坏了。把衣服往上一撩,只见前胸一片紫脓疙瘩,后背一片紫脓疙瘩。我看了以后得出两个结论,难怪那天没有感觉到有病气从手指脚趾尖出去,原来直接从皮肤上出去了;另一个结论是叔叔这个病很可能是癌。


于是我问他,你胸腔里还疼不疼,他说不疼了。我说,既然不疼了,说明你胸腔里面让你觉得疼的东西出去了,到你皮肤上了,这是好事啊,中医有一种疗法就是内病外发。你是愿意它在里面疼,还是愿意它在外面疼(那两片紫脓疙瘩也挺疼)?


叔叔后来回到重庆,脓疙瘩里的脓流出去后,皮肤也不再疼痛,恢复正常。没有再为胸腔疼痛一事去过医院,直到1999年肺癌发作去世。



我治的第二个癌症患者是我岳父,1996他刚好年满80岁,老人行动敏捷,没有一点老态,骑自行车上街,上楼下楼如履平地。但突然患上了腿疼,走平地都步履蹒跚,上楼就更加困难,得拽栏杆。


一天我去他家看他,见他疼得那样,主动提出给他发功。我当初以为他就是腿疼,而疼痛无非是经络不通,中医说“通则不痛,痛则不通”嘛。


经络不通,打通不就行了。我让老人躺在床上,让他把意念集中在手指脚趾尖上,就用剑指往他的阿氏穴上发功。过了一会儿,我就感到病气开始从他的手指脚趾尖上往外走,出净之后,又用掌心给他补气。治疗后疼痛立即消失,行走恢复了常态。


第三天夜里,发生了意外,老人突然膀胱充血,被送往医院。医生把老人膀胱中的血导出,做了进一步的检查,查出他患了前列腺癌,已经扩散到耻骨上了。


医生认为老人的癌已扩散,不宜切除,建议做睾丸切除手术,说睾丸切除后不再分泌雄性激素,可以延缓肿瘤的发展。老人同意了。在他手术前,我前往医院探望。


我用手测了测,认为老人体内没有癌。我的手像一个探测仪,可以感觉到被探测者身体中不正常的部位。出来后我跟我爱人说了我测的结果,爱人没好气地说“医院都查出来了,你还说没有,你测的比医院还准?”后来老人做了睾丸切除,接下来化疗放疗,还有价格昂贵的让腺体萎缩的药片和针剂。治了一段时间后老人痊愈了。


开始我并没有把老人的癌症痊愈与我当初给他发功联系起来。一次翻看《往事并未付红尘》,看了有关黄万里的那篇。黄万里晚年患了前列腺癌,也做了睾丸切除,只活了一年就去世了。


看来,前列腺切除的效果有限。直到这时我才把老人癌症痊愈与我当初为他发功治腿疼联系起来。


我才恍然大悟,为什么在医院时我没有测出老人患有癌症,因为已经被我打掉了。我岳父的康复和前列腺切除没有关系。他的腿疼就是前列腺癌所至。那为什么医院还能查出来呢?


我听过中华气功学会秘书长李之楠的报告,他说用气功和特异功能治疗癌症,在治疗后的三个月内做检查还能查出来,照片子和做活检都能做出来。在三个月以后就彻底消失了。


前两年一次与爱人家人聚会时他哥哥说,当初医生说他父亲只能再活半年,但因他父亲乐观,半年后再去复查,肿瘤居然完全消失了。


这也从一个侧面证明老人的痊愈与我的发功有关。另外让我相信老人的癌是我治好的,是因为我发完功后他的腿就不疼了。黄万里虽然也做了睾丸切除手术,但他是在其他医院治疗的,用药和治疗方法肯定不会与我岳父一样。我岳父治愈虽然不是这个手术的功效,是否是他使用的药物效果呢?正巧,我岳父患前列腺癌住院时,他一位同事也因患同一种病在同一个医院治疗。


这位同事和我岳父的治疗方法和所服药物应是一样的。但这位同事一两年后去世了,老人使用的药物也没有治愈癌症的功效。


我三叔在我治疗后存活了5年,我岳父至今依然健在,如今已是93岁高龄。也就是说,在癌症治愈之后又活了13年。为什么我叔叔只活了5年,而我岳父能活13年呢?


这事引起了我的思考。我不赞成西医的癌症成因说——细胞癌变说,更不赞成癌扩散和癌细胞转移说,我认为这是西医为掩饰自己无力治疗癌症的一个遁词。西医以癌、癌细胞为癌症的本源。既然如此,那么,解决了癌、癌细胞,就应该能够治愈癌症。西医的检测手段这么先进,检测癌细胞是没有问题的。手术把肿瘤拿掉,放化疗后,癌细胞也都斩尽杀绝了,怎么会出现癌细胞转移呢?


现在某些西医研究者否定了癌细胞转移说,认为所有癌症都是原发性的。


如果承认癌细胞不是癌症的根本原因,那么西医治疗癌症的主要方法手术、放化疗,究其实质,就是缓解症状,而不是根除。


西医的许多治疗手段都旨在缓解症状,最明显的西医治疗高血压和糖尿病,它使用降压药和降糖药的目的是降低血压和血糖,而不是治愈高血压和糖尿病;一般来说,这两种病的患者都要终身服药,而长期服用降压药和降糖药,还会导致医源性疾病——慢性肾衰竭,治标不治本,之所以只能治标,就是因为没有找到疾病病因,因而根本就不可能根除这些疾病。



具体到癌症来说,西医还不知道肿瘤是怎么形成的,癌细胞是怎么来的。


其实,它全力查找的癌细胞和肿瘤只是果,西医的手术、放化疗消灭的是果,癌症的因依然如故,难怪还会复发。所谓的癌症复发和癌细胞转移,就是没有认识到癌症成因的结果。相对来说,中医的肿瘤形成说,要更符合实际。它认为肿瘤是热毒积聚的结果。


从这个角度来看癌扩散和转移,就合理得多。所谓的扩散就是热毒积聚在一个地方,形成了肿瘤,然而热毒还在继续积聚,一个地方呆不下,又到了其他地方。所谓的转移,就是你把一个地方切掉了,热毒不能再在这里积聚,它就聚到别的地方了。扩散和转移的不是癌和癌细胞,而是热毒。西医可以对付癌和癌细胞,但它没法解决热毒问题。肿瘤拿掉了,癌细胞杀死了,热毒依然存在。


中医清热解毒、软坚化淤的药和方法不少,但为什么至今拿不出治疗癌症的有效方法呢?


也许是没有解决热毒积聚原因和消除的渠道。而这个原因和渠道,可能就是经络。


我有一个大胆的假设,热毒的积聚和消除都与经络有关。热毒积聚的主要条件就是经络不通。所以要想彻底治愈癌症就必须打通经络。气功治疗直接作用于患者的经络穴位,把病气、浊气沿着经络排出,打通了经络。


经我发功我叔叔体内的肿瘤气化,在我的能量的驱动下本应该沿着经络排出,但由于经络阻塞严重,或我的功力不够,没有打通经络,直接发到了皮肤上,就像手术和放化疗,仅杀死了肿瘤和癌细胞,却没有解决经络阻塞问题,体内热毒依然可以积聚,积聚到一定时候,癌又长出来了。对我岳父的治疗就不一样了。


老人在我治疗之后就行走如常就是证明。前列腺癌被气化,沿着经络排出的过程,也把经络打通了。


如果不是后来膀胱充血,他可能根本就不会知道自己患了前列腺癌,也就不必受手术之苦了。治疗癌症,仅切除肿瘤和消灭癌细胞是不够的;仅用中医的清热解毒、软坚化淤也是不够的,还必须打通经络,使热毒无法在体内积聚。否则,癌症的“复发”或“癌细胞转移”就是不可避免的。仅停留在肿瘤和癌细胞层面的西医是无力攻克这个难题的。


在这方面,我国的条件可谓得天独厚。


中医理论博大精深,经络是中医理论和实践的基础,再加上气功。如果我国卫生部组织中医和气功两方面的人才联合攻关,从经络入手,攻克这个令人谈之变色的病魔,也许是有希望的。


梵岛专注中华传统养生修行文化推广,分享各种优秀的养生修行方法和原理,帮助大家改善身心,激活自愈,快乐生活!养生修行交流,请加微信 81606973


养生修行的公众号


改善身心|激活自愈|快乐生活

长按二维码关注  开启智慧的大门

版权声明:

1、内容转自网络,不代表本平台观点。

2、本平台旨在传播好内容, 版权归相关权利人所有,尊重知识与劳动,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。如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,请随时与我们联系协商。